蛋白质c

【盾冬】【柯王子】丧尸总动员(一发完)

倾顾:

丧尸au

柯王子+盾冬夫夫联手打丧尸

正宗傻白甜,不甜不要钱

照旧 ooc


1

杰克从楼上跳下来,落地时顺势向前一滚,卸掉下坠的力道,正要起身,身后传来一声枪响。

一只丧尸从他斜后方重重倒下,他爬起来,拉开车门坐上去。

杰克:谁派你来的?我母亲吗。

驾驶席上的人手枪插在最容易拿到地方,摘下墨镜转过头来。

柯蒂斯:我自己要来的。

杰克:???你怎么会在这里???

柯蒂斯: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,夏伊洛有规定我不能来吗。

杰克:是呀,我亲自颁发的法律。

柯蒂斯:皇室有你这样的继承人,难怪越来越不民主了。

杰克:谢谢,还有,你为什么来。

柯蒂斯不说话,一踩油门,撞开三四只围过来的丧尸,车轮碾压过腐朽的肉体,发出凄厉的尖叫,杰克皱起眉,被血腥的味道呛得说不出话来。

柯蒂斯瞥他一眼,递了一瓶水和一块手帕过去:你可以掩住口鼻。

杰克:不必了……

柯蒂斯:根据分子的运动规律来说,你闻到了味道,说明这种东西被你吸进了体内。

他话还没说完,杰克就拽过手帕,以水打湿掩住口鼻。两人沉默不语,杰克看着沿路闻到气味追来的丧尸发呆,把车窗彻底关死,叹了口气。

杰克:怎么会……

柯蒂斯:不是你们搞出来的?

杰克:什么?

柯蒂斯:你知道的,电影里演的,邪恶的贵族势力,为了长生不老或者是某些怪诞目的,制造出的活死人病毒,一不小心,boom,全世界都是活死人了。

杰克:我以前怎么没发现,你想象力这样丰富,要不要我给你写一封举荐信,你去拍电影啊。

柯蒂斯:我刚刚看到宣传部部长大人了,他缺了一条腿,蹦蹦跳跳,像只小兔子一样追着我,非常热情。

杰克:我早就看出来他性取向是男人了,幸好你跑得快,不然不但性命不保,连节操都保不住。

柯蒂斯:别说了。

柯蒂斯像是想起什么不好的回忆,脸色不善,杰克笑了一下,懒得理他,随手摁开广播,果然只能听到一片忙音。

偶尔也会有车驶过去,开得飞快,像是被噩梦追赶,杰克最后一次打了个电话,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。

柯蒂斯把移动电源递过来:要用吗?

杰克:不了。

杰克:这个世界,是不是到处都是这样了。

柯蒂斯:何必明知故问?

杰克:我不知道,我父亲不准我知道外界的任何消息,要不是夏拉把我放出来,大概我也就不用思考这些问题了。

柯蒂斯:夏拉呢?

杰克嘴角垂下去,闭了闭眼睛:死了。她替我挡住一只丧尸,脖子上被啃出一个大洞,我给了她一枪,要她安息。

他说得语调低下去,柯蒂斯却忽然伸出手来,握住他的手。

柯蒂斯:不是你的错。

杰克:谢谢,我明白,我只是……

柯蒂斯:杰克……

他像是要说什么,可是砰得一声,一只丧尸被撞飞出去,在车玻璃上留下一滩乌黑发亮的血迹,杰克有洁癖,看着脸色更坏,闭上眼不再看:我休息一会儿。

柯蒂斯被打断了,有火也不能发,看着撞飞的丧尸要爬起来,于是冷酷无情地碾压过去。雨刷喷出稀薄的白色泡沫,和血液混合成难以言说的样子,柯蒂斯看杰克真得睡着了,小心翼翼地打开暖气,想了想,又脱掉外套盖在他身上。

他睡得不安稳,眉头皱起来,似乎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,把半张脸都埋进外套里,又下意识地蹭了蹭。

柯蒂斯望着他,忍不住笑了笑,想要碰碰他,却又担心打扰他休息,手伸过去又放下,到底只是悬空抚摸他的面孔便已经满足。

 

2

丧尸病毒爆发已经近半个月。

谁也说不清这种病毒是从哪里出现的,等反应过来,似乎全世界都被丧尸占领了。

杰克被囚禁在郊外的皇家别墅里,因为远离人烟,食物同水又是早就储存下的,竟然半个月后才被丧尸攻破。

两人开着一辆悍马,吃油简直比呼吸还快,柯蒂斯最后一次加满油后,无奈说:再这样下去不行。

杰克一面看地图,一面头也不抬:怎么。

柯蒂斯:油要不够了。

杰克:还能走多远。

柯蒂斯:满打满算,最多五十公里。

杰克沉吟片刻,咬开一袋牛奶,柯蒂斯又递过去一个面包,他一边吃,一边盯着地图,任由柯蒂斯往他嘴里塞食物。他一向胃口不好,过去柯蒂斯因为他的饭量发愁得要命,如今看他走神,趁机要他吃了整整两个大面包。

杰克总算觉察出不对,艰难地咽下嘴里的。

杰克:住手——别喂我了!你以为喂猪吗?

柯蒂斯:别自以为是。

杰克:???

柯蒂斯:猪对食物的转换率可比你高多了,你简直在吃废粮。

杰克:???

杰克:你对我是不是有意见。

柯蒂斯耸耸肩,把他吃剩下的半个面包塞到嘴里,很无辜地继续开车。杰克看他两眼,拿笔在地图上戳了戳。

杰克:去这里。

柯蒂斯:蒙加德尔?我记得这里是贸易港,人多得要命。

杰克:是呀,另一种意义的要命。

他笑起来,画了个圈,把地图上一片蓝色圈了起来:蒙加德尔是基立波第二大的贸易港,我记得我父亲在那里停了一艘游艇,上面有足够十个人三到四年的食物,加上淡水处理系统和海钓工具,保守估计,能够维持正常人十年的供需。

柯蒂斯:还说丧尸病毒不是你们搞出来的。

杰克:……

杰克没忍住翻了个白眼:这是当年反抗军实力最高涨的时候,他给自己留的一条后路之一。后来反抗军被镇压了,他就把这艘游艇送我当礼物了。

柯蒂斯:很实惠的礼物。

杰克:是呀,当时我觉得是他不爱我,看来他未卜先知,爱我很深。

柯蒂斯:但是那里人那么多,万一我们去了,船已经被开走了呢。

杰克:也有一定道理,不过当初我找人改造了一下,那艘船启动之前,如果没有我的视网膜和指纹双重解锁,就会自动爆炸。

两人说着,外面一群丧尸放羊一样从路边的一栋庄园里跑出来,狂呼乱叫如同看到了梦中情人。被它们追的两个人跑得极快,手里还拎着硕大的两个包袱。

杰克望着他们,赞叹说:跑得真快,体能不错。

柯蒂斯: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。

话音刚落,那两个人同时调头,手撑在地上飘逸地一转身,扬起漫天的烟尘,杰克半眯起眼睛,看着他们向着车子跑来,柯蒂斯解开车的安全锁,下一刻,两人一左一右,同时拉开车门跃上车来,把离得最近的丧尸给拽出三米远,顺便把车门关上。

丧尸咕咕噜噜地跌进丧尸群里,保龄球一样带倒了一堆丧尸,柯蒂斯一踩油门扬长而去,咔哒一声,车门的安全锁重新落下,杰克觉得自己简直看了动作大片,忍不住低低地舒了口气。

杰克:你们好。

柯蒂斯:史蒂夫,你怎么这么狼狈。

史蒂夫一笑:说来话长,主要是为了救这个小东西。

他说着,把一直拎着的包袱解开,露出里面睡得正香的小婴儿,杰克打量,大概只有几个月大,皮肤娇嫩白皙,完好无损。

杰克:所以,你们认识?

柯蒂斯没说话,史蒂夫伸出手来:史蒂夫·罗杰斯,柯蒂斯的朋友,这个是巴基·巴恩斯,我的爱人。

杰克:杰克·本杰明……

一边一直沉默的巴基忽然插嘴:我们知道你。

杰克是王子,经常在电视上露面,被人认识并不稀奇,可他还没反思自己是不是出镜太多给别人留下太深的印象,就听到巴基说:柯蒂斯的夫人。

认真开车的柯蒂斯忽然猛烈咳嗽起来,杰克若有所思看他一眼,笑了:不完全正确,仔细来讲,应当说,他是我的前妻。

杰克:当初是他冠上了本杰明的姓氏,不过离婚以后,就恢复本姓了。

巴基:可他跟我们说的……

史蒂夫打断他:巴基,孩子是不是该吃点东西了。

巴基闻言,便不再说话,很娴熟地从他拎着的大包袱里掏出……一个暖水瓶、一桶奶粉,外加一个粉嫩可爱的小奶瓶,他冲好奶粉后,先挤出来在手臂上试了试温度,这才把奶嘴塞到了小婴儿的嘴里。

杰克:你的包袱是次元袋吗,里面还有什么,冰箱有没有,我现在很想喝冰啤酒。

巴基喂完奶,把孩子竖抱起来搁在肩头,轻轻拍打她的后背,等她打出一个奶嗝才放回史蒂夫怀中。他一举一动都庄重而认真,像是在拆一枚还有三秒爆炸的核弹,做完这一切,他才看向杰克。

巴基:想喝什么牌子的啤酒?

杰克看着他伸手往包袱里,真的掏出一罐啤酒来,递到他面前。

杰克:???

巴基:吃三明治吗?

杰克:我是不是也病了,我竟然真的觉得你有次元袋了。

一边史蒂夫忍不住笑起来:巴基在跟你开玩笑,这是我们被丧尸追杀前,从冰箱里收拾出来的食物。

巴基有一张很英俊的面孔,虽然胡子有些凌乱,可灰绿色的眼睛温柔而陈静,有这样一双眼睛的人不会是坏人,可杰克也觉得他有些难以接近。没想到他会开玩笑,杰克喝了口冰啤酒,随手递给柯蒂斯。

柯蒂斯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大口,问后座的两个人:有什么打算吗?

史蒂夫抱着孩子,有些无奈地笑了:军队已经崩溃了,神盾局转入地下封闭起来,最大限度地保存科技与历史资料,我和巴基出来救人,也差点陷在里面……

他说到这里,捏了捏自己的鼻梁,一边的巴基伸出手来,同他十指交握,两人对视一眼,一切都不必言语,便将一切道尽。

柯蒂斯:我和杰克打算去蒙加德尔,要一起吗?

史蒂夫:为什么要去那里?

巴基:可以。

史蒂夫回头:巴基?

巴基:那里某个私人码头上停着一艘游艇,上面准备的东西很齐全,我们可以偷来。

史蒂夫:可我记得那艘游艇的自动识别很先进,有把握能发动吗?

巴基眼神锐利起来:这世上没有我弄不到手的……

杰克:你们说的是不是一艘船身上画着金色玫瑰的游艇?

巴基:是呀,你也见过吗。

杰克:那是我的船,钥匙和车钥匙挂在一起呢。

巴基:……哦。

杰克:看你有些失望?

史蒂夫:他好久没有破坏公物了,因为我看着他呢。

史蒂夫说完,露出一个八颗牙的完美笑容,如同十全十美的选美先生。杰克沉默着转过身坐好,一边的柯蒂斯笑了起来:那我们就去蒙加德尔了,都没有异议了吧。

没人说话,他插入一盘歌唱带,末路狂花的Strange Weather响起来,吸引了几只呆头呆脑的丧尸追随着他们一路向前。

远方,一轮夕阳坠下,半边温暖半边寒冷,如同世界,如同爱情。

 

3

史蒂夫和巴基的加入,带了一堆的食物。

夜里,杰克拆开一袋薯片,看看巴基手里拿着的脆脆鲨:为什么拿的都是零食?

巴基:这个比较好吃,要尝尝脆脆鲨吗?可惜只剩半盒了。

杰克:不了,我想吃肉。

巴基:丧尸和你的口味差不多。

他不提丧尸还好,一提杰克就想到那些浑身腐烂的怪物,果然不想吃肉了。一边柯蒂斯晃过来,递给他烤得焦黄的面包片,上面还贴心地抹满了融化后的巧克力。杰克没什么胃口,匆匆吃完,又回车上看地图。

柯蒂斯从另一边上车:这么暗,看得清吗?

杰克:马上就要到蒙加德尔了,我总觉得心里不大安稳。

柯蒂斯:你害怕了?

杰克:胡说什么。

柯蒂斯:其实我有些害怕。

柯蒂斯:我偷偷来夏伊洛,本来不是为了找你,可是丧尸爆发后,皇宫沦陷,听说只有你父亲和母亲被你姐姐姐夫护送着逃了出来。

杰克:然后你就来找我了?

柯蒂斯笑了一声:是呀,然后我就来找你了。

他说着,低下头去,手捂在脸上,半晌,继续说:你不知道,我看着别墅里进进出出的都是丧尸,心里多害怕,我既害怕找不到你,又害怕在那一堆丧尸里看到你。

杰克:要是真的看到了怎么办?

柯蒂斯:不清楚,把你打晕了带走?

杰克:那你还要喂我吃肉,也不能碰我,多难过,还不如给我一枪。

他刚说完,柯蒂斯猛地凑过来,狠狠地吻住了他胡言乱语的嘴,柯蒂斯的势头太猛,两人的牙齿撞在一起,发出清脆的声响,杰克吃痛,眼角沁出泪水,柯蒂斯的舌却已经抵了进来,缠绕住他的舌,缠绵而深情地吮吸。

杰克被他紧紧抱在怀中,肺里的空气都要被挤出来,只能随波逐流地将手搭上他的肩膀,柯蒂斯抱着他向后,他的脑袋撞在车玻璃上,发出一声轻微的碰撞声,杰克有些迷离地睁开眼,余光看到玻璃上趴着个人脸,正认真地看着他。

杰克:???

杰克把一声惊呼咽回去,一巴掌推开柯蒂斯,摇下车窗:怎么了?

巴基直起身:我抓了一只鸟,史蒂夫烤好了,要吃吗?

杰克嗯了一声,他便转身离开,杰克尴尬地要窒息了,看柯蒂斯一眼,柯蒂斯却笑了:离婚的时候,你说你不喜欢男人了。

杰克:是啊。

柯蒂斯:可你硬了。

杰克:补充一句,我大概还喜欢男人,我不喜欢你了。

他说完下了车,柯蒂斯耸耸肩,摸了摸自己被杰克咬破的嘴唇,也跟着下去。

外面杰克还以为巴基抓到了鸽子之类的,没想到却是一只壮硕的鹰,如今被拔了毛,凄惨至极得烤成了红棕色,金色的油脂还一滴滴落下来。

巴基看到他来了,随手扯下半只递过来,杰克接过,拆了个腿递给柯蒂斯。

杰克:这是怎么抓住的?

巴基:跳起来,就抓住了。

史蒂夫:巴基刚刚看到这只鹰,跟着它半天,趁它落在树上的时候,跳起来抓住的。

杰克知道巴基是为了他才特意抓来的,想要感激,却又不知从哪里说起,一边巴基忽然掏出一管东西挤在他手中的肉上:黄油蜂蜜酱,配这个很好吃。

杰克:你为什么连这个都带了,不记得带点盐?

巴基装作没听到,四个人把一整只鹰吃完,踩灭了篝火这才上车。史蒂夫夜视很好,晚上由他开车,杰克坐在后排,看巴基在副驾驶,忽然凑过去,往史蒂夫嘴里塞了块酒心巧克力。

杰克忍不住笑起来,一边柯蒂斯状似无意地忽然过来,靠在他身上。

柯蒂斯:快点睡吧。

杰克:嗯,从我身上起来。

柯蒂斯:夜里会冷。

杰克:有道理,起来。

柯蒂斯不理他,闭上眼睛,竟然还打起鼾来,他耍赖,杰克拿他没办法,不情不愿和他靠在一起睡着了。早上醒来,杰克发现自己竟然倒在柯蒂斯怀里,柯蒂斯心情很好,唇角翘着和他打招呼,杰克睡得腰酸背疼,刚要出声,前座史蒂夫忽然说:别说话。

车里瞬间鸦雀无声,史蒂夫发动车子,转向另一条道路,不远处,浩浩荡荡一群丧尸晃晃悠悠走来,漫无边际像是一群无所事事的游人。其中有几个忽然脱离队伍,跌跌撞撞向另一边走来,巴基冷声道:被发现了。

果然,下一刻,所有丧尸疯狗似得向着他们的方向涌来,潮水一般蔓延,史蒂夫面无表情地猛打方向盘,扬起满天尘土,挤入林间小道,巴基抱着的孩子哇哇地哭了起来,巴基把手指塞进她的嘴里,小声安抚。

后面,丧尸始终坠在那里,如同不知疲倦的归鸟,史蒂夫再次加大油门,有些无奈:快要没油了。

杰克展开地图,迅速搜索,指着其中一个岔路:那里有条瀑布。

史蒂夫再次转了个方向,向着瀑布开去,又问他们:会游泳吗。

巴基把孩子绑在胸前,头也不抬地点了点,杰克手心里出了汗,半晌,也点了点。车子很快开到了瀑布旁,身后,丧失越逼越紧,巴基几个点射,干掉了最前面的几个,却很快被后面源源不断的丧尸群吞噬了。

四个人站在崖头,如同站在绝路上,史蒂夫从前面抱住巴基,将孩子护在两人怀中,冲着柯蒂斯和杰克说:下去之后,我们会沿路把丧尸清理干净,你们只要能够爬上来就行了。

说完,他亲了巴基一口,两人无比默契地一道跃入滚滚洪流。杰克闭了闭眼,把枪插回腰上,又把车钥匙挂在柯蒂斯的脖子里。

杰克:记住,游艇除了用我的视网膜和指纹之外,用密码也可以启动。

柯蒂斯没说话,他便接着说下去:是我和你的生日相加除以二,我在船舱最后一个房间给你留了东西,你记得去拿……

柯蒂斯打断他:你不走了吗?

杰克崩溃:我不会游泳——!你忘了吗,我小时候溺过水,从此看见水就怕。

柯蒂斯:那你还提议来瀑布。

杰克:不然呢,车子没油四个人一起困死?猜猜我们谁先被吃掉,我猜是你和史蒂夫,你们两个肌肉这么大,看起来很好吃,肯定是丧尸心中的玛丽莲梦露,等你们被吃完了,没准我和巴基也变成丧尸了……

他话没说完,柯蒂斯便抬起他的下颌吻了上来,丧尸已经近在咫尺,挥舞着手臂想要触碰他们,柯蒂斯一脚将杰克身边丧尸踹开,拽着杰克纵身一跃,同样落入了水中。

 

4

杰克睁开眼,看到巴基正蹲在他身边。

巴基:你醒了。

杰克猛地呛咳起来,一边直起身:柯蒂斯呢?

巴基:他被丧尸咬了。

杰克:什么?!

巴基:他带着你游上来后体力不支,我和史蒂夫清理时不小心遗漏了一只丧尸,他就被咬了。

他说得轻描淡写,杰克犹豫一下:是开玩笑的吧?

巴基不说话,灰绿色的眼底带一点同情,忽然张开手,将一枚戒指递给他:他要我转交给你的,说是希望你当他当初说的气话都是放屁。

杰克颤抖着手接过戒指,听到巴基好奇问:他当时说了什么?

杰克笑了笑:他说我和他离婚就不要后悔,这枚戒指是他送给我的,送给猫、送给狗,都不会再给我。

巴基:你们当初为什么要离婚?

杰克:不记得了。

杰克:真奇怪,我想不起来了,大概是因为那段国内局势很乱,我们都忙,十天半月也见不到一次,就那么巧,他看到我逢场作戏和别人的女人跳舞,两个人大吵一架,关系就坏起来,后来不知不觉,就无法挽回了。

巴基:可你还爱他。

杰克:是呀……也许吧。

他抬起手,看着戒指上镶嵌在内壁的钻石,有些恍惚:他往哪边走了?

巴基给他指了个方向,他站起身来,有些摇晃,第一步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,巴基要扶他,却被他拒绝了。

杰克:我要去找他。

巴基:可是他也许已经变成丧尸了。

杰克:那也无所谓,有绳子吗?

巴基递给他一条麻绳,他随手绑了个结扣:牛仔套牛看过吗?我把他套住,牵着他四处走走,过去我们说要环球旅行,可惜太忙,就放弃了。

巴基:你很勇敢。

杰克:谢谢,祝你和史蒂夫幸福,我能看出来,你们很相爱。

他说着,向着巴基给他指的方向走去。瀑布下是一片丛林,路边长着灌木,上面还结着零零落落胭脂红的小果子,杰克心里一片茫然,被一条树根绊倒,跪在地上,再也站不起身。他用手紧紧抓着身边的泥土,雪白的手指没入地下,绝望到了极点,连声音都发不出来,只能嘶哑着低声喘息。

杰克:柯蒂斯……柯蒂斯……

远处林中,传来窸窣的声响,像是谁擦过树枝的声音,大概是某具尸体,仍游离于人间,杰克明白自己该站起来逃走,可身体仿佛有自我的意识,他半回过头,望着慢慢走近的丧尸,微笑说:柯蒂斯,是你吗?

丧尸向着他伸出手来,他闭上眼,觉得能被柯蒂斯吃掉也不错,可是下一刻,他被人从地上抱起来,柯蒂斯把他放在一棵横倒的树干上,有些不解问他:摔到了就跪在这里等我?你什么时候这么娇气了。

杰克:???

杰克胡乱地在他身上摸索,柯蒂斯有些不自在:好了好了,杰克,等咱们上了船,随你怎么摸我。

杰克:你没变成丧尸?

柯蒂斯:我怎么会变成丧尸,对了,我不是让巴基看着你吗,你一落水就晕了,我费了好大功夫才把你扛上来,你看着瘦,还挺沉的。

杰克:???可是巴基跟我说……

他说到一半,知道自己被骗了,心里有很少的恼怒,还有许多的劫后余生之喜,柯蒂斯看他发呆,替他把脸上蹭到的土擦掉,又半跪在他面前,替他掸掉衣上的尘土。

杰克拉住他,他不解地抬起头,便被杰克低下头吻住。这个吻那样温柔而欣喜,如同冰消雪融后的第一声春雷,杰克亲吻他,仿佛亲吻失而复得的宝物,柯蒂斯抱住他,却又吻到他腮边的泪水。

杰克:我终于明白,你去找我时心里的感觉了。

他扬起手,向着柯蒂斯展示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:柯蒂斯,我们复婚吧。

柯蒂斯简直要被这意外的惊喜冲昏了头,勉强维持住理智没有笑出声,故作矜持说:可是……

杰克收回手:那算了。

柯蒂斯:我答应我答应,你脾气怎么越来越急躁了。

两人对视一眼,忍不住都笑了,杰克又吻他,柯蒂斯将他圈在怀中:你是不是很久没有……

他做个手势,杰克一眼看出他在想什么。

杰克:怎么会,想爬上我的床的人数都数不清,倒是你,大概只能自己努力吧。

柯蒂斯:开玩笑,我也很受欢迎。

杰克:真的?

柯蒂斯看他的神情,分不清他到底想什么,只好认怂:假的,我每次都想着你身寸出来的。

杰克站起身,拍拍他的脸颊:很好。

柯蒂斯:什么很好?说清楚呀。

可杰克已经走了,回到营地的时候,巴基和史蒂夫肩并着肩钓鱼,杰克走过去,巴基不肯回头,还是史蒂夫先打了个招呼。

史蒂夫:你们回来了,我们钓了几条鱼,一会儿就能吃了。

杰克:谢谢,巴基,你怎么不看我?

巴基:嗯?你们两个回来了?我刚刚睡着了……

杰克:谢谢。

巴基:什么?

他有些意外,眼睛瞪大,显得很是无辜,杰克向着他扬扬手上的戒指:我们复婚了。

巴基:恭喜。

巴基大概觉得理亏,摸出裤兜里的脆脆鲨递过去:最后一条,当新婚礼物吧。

杰克笑了起来,史蒂夫有所察觉,问巴基:你又做了什么?

巴基:鱼上钩了,快拉上来!

两个人手忙脚乱地拉钓竿,杰克走回去,史蒂夫这才接着问:你到底干嘛了?

巴基:我帮他们复婚了。

史蒂夫:怎么做到的?

巴基低头:其实……

史蒂夫:嗯?

巴基:我错了,我骗杰克说,柯蒂斯被丧尸咬了。

史蒂夫:……

史蒂夫:下次不准这样。

巴基点点头,又伸手用小指勾住史蒂夫的小指,史蒂夫拿他没办法,从胸口的口袋摸出一条脆脆鲨:一会儿要跟杰克道歉。

巴基:你怎么还有这个?

史蒂夫:你上次要我吃的,我藏起来了。

巴基:你不爱吃吗?

史蒂夫:我爱吃你。

他说的一本正经,让人分不清是说一些流氓话还是正儿八经地谈天气,巴基勾住他的脖子亲了一口,剥开脆脆鲨,一人一口高高兴兴地吃完了。

 

5

他们走出丛林时,路过一个小镇。

镇上的居民活着的已经逃走了,剩下的都变成丧尸在家门口晒太阳。

四个人找了一间空着的房子住进去,巴基在冰箱里翻了翻,有些失望。

巴基:什么都没有了。

史蒂夫抱住他,两人舒舒服服摊在沙发上:我在地下室找到了这家的主人,他被丧尸咬之前,在家里藏了很久。

杰克:我们现在还有什么食物。

巴基:除了小蜜儿的奶粉以外,还有两条熏鱼。

小蜜儿在柯蒂斯怀里咯咯笑了两声,像是宣告她在这里,杰克逗着她玩了一会儿,这才说:离这里不远,有一家大型超市,我们只要找一辆车,就能去搜刮食物了。

柯蒂斯:我在后面看到一辆农用拖拉机。

巴基:开起来全世界的丧尸都能听到我们的声音聚过来了。

丧尸视力不好,大概因为体内产生的气流太多,甚至将眼球从内部挤压出来,悬挂在脸上,他们靠声音和气味来追捕猎物,最精明的猎犬似得,不放过一点鲜活的血肉。路上,史蒂夫也救下了不少人,可无一例外,都选择了离开。

有些是为了寻找自己的亲人,有些则是因为不相信他们。

末世里,人心最快地向着深渊坠落,他们救不了任何人,只能靠着自救。

就算如此,史蒂夫这些天心情仍不算太好,他是四个人中最悲天悯人的,仿佛自愿献身的祭品,甘愿向上帝献出自己来换取和平。还好有巴基跟在他身边,要他仍脚踏在这绝望的土地上。

巴基凑在过去,揽着他的肩,歪着头说了什么,他总算笑起来,揉了揉巴基的长长的头发,两个人牵着手去浴室理发。

杰克接过小蜜儿,若有所思:你说世界就这么毁了吗?

柯蒂斯:不会,毕竟我们还活着。

杰克:也是,人活着就有希望,想得太多也无能为力。

第二天,史蒂夫和巴基在镇上搜寻了一圈,到最后发现,他们只能用那辆拖拉机。柯蒂斯把地下室里的柴油搬上来,和史蒂夫一起灌满油箱,剩下的两桶油被拴在拖拉机后面,发动时,拖拉机像是只咆哮的野兽,镇上的丧尸陆陆续续晃过来,杰克捂着小蜜儿的耳朵跳上去,大声说:走吧,只要开三公里就到了。

巴基吹个口哨:三公里有两个镇子,我们大概能牵着五百只丧尸跑马拉松了。

大家一起大笑,看着底下的丧尸跳不上来的样子,竟然有几分楚楚可怜。拖拉机真得跑起来,速度竟然不慢,又因为底盘高,能毫不留情地碾压过丧尸,一路留下血肉模糊的一条线。

到了超市门口,他们先带着丧尸绕了几圈,将超市里的不少丧尸也吸引出来后,这才开到了门口,史蒂夫将方向盘交给柯蒂斯,扯开他们找到的折梯搭在窗台上,他自己扶住下面,要巴基先跳上去。

巴基上去后看了看周围没有丧尸,冲着史蒂夫比了个手势,杰克和柯蒂斯轮流爬上去后,史蒂夫拽住折梯,上面,巴基猛地用力,将他带着折梯一起提起来放在了上面。四人聚头,又把折梯收好,这才看向窗内。

这是扇小窗,后面直接通往狭小的阁楼,里面有些昏暗,没有丧尸走动,却也不能掉以轻心,照旧是史蒂夫先打破窗子跳进去,他轻手轻脚,明明像是只狮子,偏偏灵巧如同猫咪,巴基紧随其后,两人背靠着背扫视一圈,确定没有危险点了点头。

杰克进去后,柯蒂斯这才殿后最后进来,四个人小心翼翼地打开一道门缝,看到外面大卖场,游荡着上百的丧尸。

柯蒂斯:一部分是丧尸潮爆发时进来避难的市民,还有一部分应该是后来慢慢被吸引来的。

史蒂夫:太多了,我们四个进去太危险。

杰克:走排风管道呢?

柯蒂斯:可以,但我们没有地图,怎么分辨该往哪边爬?

一边巴基沉思一会儿:楼下经理办公室里有一台电脑,应该可以查到排风管道地图。

史蒂夫:里面断电了,电脑如何启动。

巴基从身后拖出个盒子:我把电视的电池拆了,本来想给我的psp充电的。

三人:……

史蒂夫:好了,就这样办,我和巴基从窗户翻下去,你们两个呆在这里。

杰克:怎么能你们两个独自去冒险,我是计算机专业毕业的,我跟你们一起。

柯蒂斯:那我一个人留在这里干嘛,看门吗,我也和你们一起。

四个人说定了,便重新翻出窗去,小蜜儿由史蒂夫抱着,他的臂力最强,吊着两个人,悄无声息地滑下去,下面的丧尸闻到味道开始焦躁,却又看不到头顶的人,只能走来走去,史蒂夫进去,看到屋内倒着一个男人,一颗子弹自太阳穴贯穿而出,血喷溅得到处都是。

这大概是一个绝望到自杀的人,史蒂夫将他拖到一边安放好,剩下三人也跳了进来。

杰克熟练地拆开电脑机箱,将电池连接进去,巴基百无聊赖,看着窗外的丧尸:像不像总统竞选?

丧尸们都举高手臂,仿佛歌迷见面想要拉一拉偶像的小手,史蒂夫抱着蜜儿晃了晃,看她睡得香甜,叮嘱说:要多拿一些奶粉,蜜儿马上七个月了,不能再喝四个月婴儿的奶粉了。

巴基漫不经心地点点头,那边杰克调出来商场资料,将图纸放大,以红线标注出行动路线,柯蒂斯拉着灯架吊上天花板,拆开一个洞,露出乌黑的通风管道来。

商场里的通风管道建的十分宽阔,恰好容得下一个人,四个人史蒂夫打头阵,柯蒂斯断后,慢慢向下攀爬,想要直接进到密封阀后的货仓。

管道内一片黑暗,偶尔有光从外面射进来,前面的史蒂夫忽然停住步子,杰克不明就里,低下头,正好和外面的一只丧尸对视。丧尸的眼珠一只被挤出来挂在脸上,还有一只竟然完好无损,呆呆地看着杰克,眼里没有丝毫光彩。

杰克一瞬间出了一身冷汗,前面,史蒂夫一把拽住一只同样匍匐在管道中的丧尸,大概是避难时躲进来的人,变异之后一直困在里面。

这样狭小的地方完全施展不开,史蒂夫只能一脚抵住管壁,两只手狠狠掐住丧尸的喉咙,丧尸双手乱抓,幸好穿得衣服很厚,却也几次差点划中他的脸颊。

身后的巴基想要掏枪,可是因为背着小蜜儿,一时竟然摸不到后腰上的枪托,杰克定了定神,伸手将枪从他的背后取来,冷声说:史蒂夫,低头。

史蒂夫立刻低下头去,杰克扣动扳机,一枪爆头。

一时间,脑浆和乌血四溅,丧尸不再动弹,史蒂夫松了口气,巴基用袖子替他擦了擦脸,又对着杰克说:谢谢。

杰克也放松下来,身后,柯蒂斯握住他的手,他才发现自己掌心里全是汗。

四人接下来要慎重地多,还好没有再遇到丧尸,从管道跳下去时,大家都沉默了片刻。

巴基:脆脆鲨!

巴基先反应过来,将整箱的脆脆鲨拉下来拆开,史蒂夫拎了一生的果汁给他,杰克和柯蒂斯则分别拿了真空包装的蔬菜沙拉同金枪鱼罐头。

四人大吃一顿,总算有种活过来的感觉,之后,柯蒂斯拖来四个背包,放满了罐头和压缩饼干,巴基抓了一把巧克力放进口袋里,想了想,又给小蜜儿拿了一枚奶嘴。

大家没有原路返回,仓库里停着一辆轻型卡车,货兜里还放着数十箱橄榄油。四人将油集中起来绑在车后,又尽可能多地带走了食物,开门后史蒂夫又跳下去将门关起来,车里巴基看着他耸了耸肩。

巴基:他是想保存得好一点,万一有幸存者来了还可以找到食物。

卡车横冲直撞冲出超市,外面的丧尸因为没有目标已经渐渐散去,还有数百只在广场上游荡,看到他们,丧尸们走来,柯蒂斯拉动扳手,将食用油倾倒下去,杰克在一边点燃火柴,火光一路蔓延,直到中间的包裹处,轰得一声炸开,行动缓慢的丧尸尽数在浓烟里倒下,杰克靠在柯蒂斯身上,拆开一瓶啤酒。

杰克:喝一口吗?

柯蒂斯点点头,却没有接啤酒,低下头,从他口中允走酒液,两人长长久久亲吻,许久分开,柯蒂斯吻了吻杰克的额头。

柯蒂斯:我们又活下来了一天。

杰克:是呀,等我们上了船,又能多活几天了。

车内,巴基摁下开关,摇滚乐震翻天一样响起,卡车一路向着目标的方向开去。

 

6

激光扫描过杰克的视网膜后,游艇终于启动了。

史蒂夫将手中的枪上膛,把甲板上疯狂撞击舱门的几只丧尸除去,船上安静下来,海浪推着船身向远处驶去,海鸥争食发动机搅出的游鱼。

没有了人类,大自然依旧美丽。

杰克和巴基靠在一起,身上斑斑驳驳全是血痕,蒙加德尔码头上挤满了丧尸,几艘没来得及离岸的船上也挤满了丧尸游客。他们一出现,就像是在鲨鱼池里洒下了四条鱼饵,要不是最后关头跳上船来,四个人都要死在丧尸群里了。

杰克忍不住笑起来,将藏在怀中的小蜜儿抱出来,小蜜儿已经会支支吾吾地出声,他们只好喂她小剂量的安眠药,不然她要是突然哭起来,惊动了丧尸就麻烦了,此时她还在睡着,小脸蛋红扑扑的,完全没有被这残酷的世界打扰,杰克心下柔软,亲吻她的额头,又把她交给巴基,自己走出去。

柯蒂斯已经将爆头的丧失丢下海去,他站在甲板上,任由海风吹拂。

杰克走过去,两人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,双手交扣,两枚戒指于日光中熠熠生辉。

船舱内,巴基和史蒂夫安静地接吻,像是要将生死的绝望抛之脑后。

他们又活下来了,而明天,又是崭新的一天。



==============

一直想写丧尸

写起来刹不住车

虽然没把那种紧张绝望写出来

哭哭

不过至少让两对夫夫一起谈了个恋爱